TV奇葩-暴风TV团队的人不想做

火箭军116对婚礼

1、VR「暴風魔鏡」,亮點是偷窺?暴風在馮鑫的帶領下開闢了前人未走過的新路——智能硬件「暴風魔鏡」。

他將暴風陷入困境的責任全都包攬到自己身上,認為上市后:自己的心態過於膨脹,沒有資本控制能力,在業務布局上太貪婪。

凌晨2點11分,蔡文勝發朋友圈說看到馮鑫出事心裏非常難受:

在互聯網界的眾多boss中,馮鑫是一個神奇的另類。

  在电影开始播放时,他不想用户立马就能看,用户需要倒数5个数等待。

早在幾年前,暴風可是個非常牛逼的企業,連招聘廣告都牛逼轟轟:三年前月薪8000,今朝坐擁4000萬。

但他們商業帝國鋪的再大,沒有人說他們是個文人,是個文藝CEO。

創始人馮鑫的商業邏輯很簡單:你既然免費用我的軟件,你就得忍受廣告時間。暴風影音還曾被阿里相中,欲以20億收購,但被馮鑫拒絕了。 2015年3月,暴風上市,上市40天,36個漲停板,股價從7塊飆到300多塊!

互聯網江湖,一步走錯,步步錯,悲情英雄早已沒有生存空間。

素材來源:鐮刀們的朋友圈.飯統戴老闆馮鑫只想取悅自己.虎嗅APP我的老闆叫馮鑫.小馬宋只有「奇葩」的暴風科技,才能這麼奇葩的「虛擬現實」.差評?THE END

2、暴風TV:賣的越多,虧的越多

「暴風影音免費服務過無數用戶,馮鑫也成就過很多人,讓很多機構和股東都賺錢過…其實一家公司能上市,最苦的一定是創始人…投資人都可以先套現,創始人必須堅持到最後,而且結果還不一定好。」

這就是創業殘酷的地方,只有不出局的人才算贏。

  暴风何以如此神话? 相信用过暴风的人都知道,在过去,像Media player 这种软件,基本只能播放下载好的文件,但暴风不光可以加载本地文件,还可以边看边下载,更牛逼的是它还是个万能解码器,支持的文件格式极多,几乎满足了所以视频播放的需求。

3人是個好人,但做創始人是個另類

  一家上市公司竟沦落到高管全待不下去的地步,除非有奇迹发生,否则退市就是迟早的事。

但這可不是暴風瞎吹牛,高光時刻,暴風內部誕生了10個一萬富翁、31個千萬富翁、66個百萬富翁。

馮鑫曾接到朋友的短訊:「我的小女兒也在用暴風,但軟件里有太多男科疾病類的廣告了。」於是,馮鑫就將這一類效果廣告全部砍去。可在當時,暴風影音的年收入中有30%來自這些廣告。

這個曾經在播放器領域傲視群雄,併當場拒絕馬雲20億收購的公司,怎麼就淪落至此了?

然而,從VR到電視到「小魔投」,儘是一地雞毛。暴風什麼都想做,但什麼也沒做成。

一個VR產品的亮點竟然是「半透明前蓋」滿足用戶的偷窺欲?真是令人費解。

2018年夏天,馮鑫曾做了兩個小時近9000字的悲情檢討:

有什麼黑科技呢?看到右側的透明玻璃了么,這個被暴風魔鏡叫做偷窺功能。

3、小魔投:為人民服務,不如為自己服務

2016年收購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就是如此,這是一場典型的資本遊戲,也是馮鑫不擅長的領域。

張小龍也愛聽搖滾,馬雲也曾說「江湖是講義氣、講情義的」,喬布斯還在決定蘋果命運的股東大會上,背過鮑勃迪倫的詩。

刀哥在復盤暴風的時候發現這真的是一家神奇的公司!

馮鑫說小魔投是死裡逃生的一款產品,暴風TV團隊的人不想做,但「我自己太想做了」。並且他還要求團隊的所有人必須自己掏錢買一台小魔投,否則就不配在這個團隊里。

從馮鑫被捕進監獄,就有很多人在朋友圈感懷。

2013年5月,樂視發佈了第一款超級電視,兩年後,暴風也開始做暴風TV。 當時,暴風TV把40寸電視的價格定成999元。這是暴風最暢銷的一款電視產品,但卻一直處於虧損銷售的狀態。

  这些没有被商业反噬的瞬间,某种程度上成就了他的“好”。

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金錯刀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妖股必生幺蛾子,前车之鉴是乐视。暴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下坡路的? 从背靠BAT三大巨头的优酷、腾讯视频、爱奇艺开始瓜分市场开始;从pps被爱奇艺收购,QQ影音逐步退出市场,只剩下暴风影音孤军作战开始;从暴风影音不舍得花钱买版权开始...外面打的不可开交,神奇的暴风内心竟没有一丝波澜,甚至有点想笑: 生买版权,生把钱消耗掉,这个不是我们能熟悉的战场。 一步掉队,步步掉,此后的暴风深陷泥沼。裁员、欠薪、老板入狱...

  这款售价仅为99元的VR智能硬件到底有多黑科技?怎么用呢,就是把手机塞到一个盒子里,像这样。

更要命的是,一筆52億的交易,馮鑫居然沒有跟對方高管簽競業協議,最後人家拿到錢之後,在外面另起爐灶,買豪宅、買遊艇、買球隊...爽的不要不要。馮鑫反倒成了國際接盤俠,最終被資金所累,身陷囹圄。

2神奇的產品:賣的越多,虧的越慘!

暴風集團一時風光無兩,一舉成為2015年中國互聯網公司中最搶眼的明星企業之一。

「暴風走到今天這個地步...真是的是99.999%還是要怪我自己。」

為什麼有這項設定呢?因為馮鑫喜歡這種儀式感,於是他還逼迫用戶和他一起。

到了5月21號,暴風市值達到了408億,要知道兩個月前,它還沒上市呢,很多人稱其為A股中的「妖股」。

  完美世界(002624,股吧)的CEO一连在朋友圈重复了两次:

這下把深交所都逼急了,迅速發出關注函,要求其儘快招人,以確保公司經營穩定。這家公司就是2015年的大妖股——暴風集團(300431,股吧)。

播放器+解碼器,這組合簡直天下無敵了,佔據了播放器市場的頭把交椅,坊間素有「北暴風南快播」之稱。 僅上線一年,暴風影音PC端的日均覆蓋人數就達到了3100萬,僅次於當時中國視頻行業老大優酷。最神的是,當時老大當時還一直在虧損,暴風卻奇迹般的在盈利。

因為為搶佔市場,暴風TV一直走的是採取相對低價的定價策略。

但這就像是一場騙婚的故事,結完婚才發現媳婦懷的是隔壁老王的孩子。

馮鑫曾經表示,暴風TV每台電視,會虧損大約300~400元。賠本賺吆喝,這樣的策略不是不行,然而暴風TV犧牲的不止是利潤,而是以「割肉流血」為代價。數據顯示,2016-2018年,暴風TV運營主體暴風智能分別虧損3.58億元、3.20億元和11.91億元。

1互聯網界颳起一陣妖風:「3年前月薪8千,今朝坐擁4000萬」

「世人以成敗論英雄,不以成敗論朋友」;馮鑫的老上司王峰也發了一條700多字的朋友圈:

比如刀哥今天要說的這家上市公司,在經歷員工討薪、創始人入獄后,眼下高管也集體撂挑子了。

暴風的跌落,和馮鑫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,創始人的性格決定了企業命運,這話放在暴風身上很合時宜。

MPS擁有90多個全球賽事版權,30多家賽事權利機構夥伴,每年超過一萬小時的播放時長,3500多項賽事,看上去是塊大肥肉。

文/金错刀频道 周霜降

  有的公司活着,像早没了一样。

  “用起来,也略醉人——尤其是近视眼,鼻梁上架一副眼镜 ,还要在眼睛上添一部手机,挺锻炼颈部肌肉的。”

這款產品叫「小魔投」。大家做產品都是為了取悅用戶,但馮鑫不一樣,最奇葩的一點在於什麼呢?

竇唯被抓后,他晾着手下十幾號人不管,翹班跑到看守所門口等竇唯出來。

家電行業,價格只是導向,技術才是根本。

MPS早就把法甲、意甲、英格蘭足總杯、聯賽杯等賽事的獨家轉播權賣給了樂視,就算暴風收購也沒用。而且,MPS持有的所有賽事版權都要到期了。

  到10月30日晚间,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,公司副总经理、首席财务官和证券事务代表辞职。也就是说除了已被批准逮捕的冯鑫,暴风集团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,就连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辞职了。

  最终,魔镜发展逃不过“经营困难,资不抵债”的命运。

所以才有了深交所督促招人的奇葩一幕! 有網友評論,上市公司的奇葩事太多,如今公司還在,人卻跑完了。

「可以不看好暴風,但似乎很難不喜歡馮鑫。」

程苓峰在《朋友馮鑫》中評價他是「太講義氣,太相信人」,像是個活在90年代語境中的搖滾青年,這種人能做好朋友好哥們,但沒辦法做一個好的CEO。

「希望他可以很快出來,我第一時間找他喝酒,喝多大都行。」 這些好口碑大都來自對馮鑫個人的評價。

他也會突然跑回老家,只為了在外甥高考結束后擁抱他一下。

在一次採訪中,馮鑫突然站出來說:「我特么就是給我自己做的一款產品,愛買不買。」

為扭轉困境,暴風曾開發了一系列不可不謂之神奇的產品。

自此,暴風TV陷入了 「賣得越多,虧得越多」 的無限惡循環。

今日关键词:郑爽疑与张恒分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