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济退押-期间也不断有“途歌拖欠地勤人员停车费”的报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西进球数超C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熱火朝天的共享經濟,可謂「來也匆匆、去也匆匆」,前有OFO小黃車遭遇「押金退還擠兌」、摩拜單車創始人「離場」;後有共享汽車先行者——途歌出行「黃了攤」,其創始人王利峰更是淪為「老賴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光鮮亮麗 如今跌落「神壇」成「老賴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相關解釋:老賴,專指欠了別人錢遲遲不還的人。法律意義上的「老賴」,一般是指在民商領域中的一類債務人,其擁有償還到期債務的能力,但是基於某種原因拒不償還全部或部分債務。主觀上,「老賴」有故意拖延履行債務的惡意;客觀上拒不履行到期債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共享單車OFO「擠兌」的風波還未過,幾百萬人仍然排隊退押;另一方面,共享汽車途歌也要「涼涼」,大批用戶集體「登門」索要1500元押金。由於押金退還速度極慢,據每日退還人次推算,押金全部退完恐怕要等365年。不少網友表示,這是「這輩子排過最長的隊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途歌出行APP如今已停止運行、服務熱線提示「無此業務號碼」、多地辦公地址亦人去樓空…大量用戶沒有拿到押金,合作商被拖欠款項,地勤、運營維護人員也遭欠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似「便利」用戶的經營模式,早已為途歌的「崩盤」埋下禍根,而對消費者需求的過高估計,以及對運營成本的過分樂觀,更是給本就脆弱的體系「致命一擊」;曾經熱火朝天的共享經濟,最終淪為「來也匆匆、去也匆匆」的泡沫。(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記者 張懿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記者調查,途歌出行APP如今已經停止運行、服務熱線也提示「無此業務號碼」、多地辦公地址亦人去樓空…大量用戶沒有拿到押金,合作商被拖欠款項,地勤、運營維護人員也遭欠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從2018年下旬開始,網上便陸續爆出途歌拖欠用戶押金的消息,大量用戶在微博、黑貓投訴、百度貼吧等網絡平台反映押金難退,有人甚至發起申請近一年都沒有拿到退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着「途歌資金鏈斷裂,公司難以為繼」的傳聞不脛而走,「押金門」事件不斷升級。用戶陸續前往途歌北京、深圳等地公司「上門討債」,但途歌方面卻表示每天只能保證15個退押名額。以途歌之前公布的200萬註冊用戶推算,全部完成退款大約需要365年。驚不驚喜?意不意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輩子排過最長的隊 便是「退押」的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期,在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上,200餘份跟「途歌退押金」有關的車輛租賃合同糾紛判決書被密集披露。這些判例涉及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「途歌」)拖欠用戶押金、合作商款項等。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數據顯示,途歌已經被列為「失信被執行人」數十次,而曾經的創始人兼CEO王利峰也被限制高消費。今年7月,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法人由王利峰變更為石玉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段時間以來,「老賴」一詞較為頻繁地出現在人的視野中,在汽車生產和銷售環節也不乏其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自運營以來,途歌的經營模式飽受非議,期間也不斷有「途歌拖欠地勤人員停車費」的報道,更有內部人士在論壇上曝光途歌的種種「套路」。根據用車規則,用戶在歸還車輛時並不需要把車停到指定停車場,僅需要在任一正規停車場停放即可,停車費由下一個用戶承擔。若停放時間過長,則由途歌的地勤工作人員以自行墊付車費的方式將車輛取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料顯示,途歌先後獲得多家投資和基金公司的資金支持,共對外宣布完成六輪融資,融資金額共計約5億元人民幣。然而諷刺的是,從2018年10月份途歌獲得第六輪融資,到「四面楚歌」遭用戶退押,只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在北、上、廣、深這樣的大城市,尤其是在熱門地區,停車費是筆不小的開銷,曾有「幾百元、甚至上千元的停車費」案例,用戶自然不會「接力」,這些車輛最終要由地勤人員收回。有媒體此前報道,「有時,地勤人員一個月墊付的停車費就超過10萬元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此,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汽車頻道特別推出「汽車圈老賴」系列報道,通過盤點當事企業或法人代表,了解這些「老賴」的來龍去脈、所作所為,希望能為行業的健康發展,以及讓人們如何識別「老賴」提供有益的參考。今天推出第三篇,看共享經濟「神話」的崩塌,途歌創始人王利峰如何淪為「老賴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途歌成立於2015年7月,不同於傳統租賃行業,其採用「隨借隨還」、「接力用車」的分時租賃經營模式,用戶不需要在指定區域即可還車。其主營的Smart、MINI、奧迪A3等年輕車型也深受消費者喜愛。短短兩年,途歌在北京、上海、廣州等城市迅速開闢市場,獲得不少用戶群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50克拉钻石丢失